您所在的位置:首页 » 新闻资讯 » 政策法规 » 清洁能源也无法摆脱的污染魔咒 浙江温岭:羁绊新能源还是老问题

清洁能源也无法摆脱的污染魔咒 浙江温岭:羁绊新能源还是老问题

文章来源: 上传时间:2019-08-23 浏览次数:
清洁能源也无法摆脱的污染魔咒

  风能、太阳能被称为清洁能源,也许没有人会想到这与污染有何关系。但残酷的事实却是,在中国,他们是同样没有完全脱离“污染魔咒”的产业。

  而值得警醒的是,这些污染也许本可避免。

  祸福相依?

  在风电领域,有个专业术语叫切出风速。简单来说,就是风力过大时,风力发电机为避免机器损坏自动停止运行的风速。各个机型并不相同,一般切出风速为25米/秒以上。

  仔细想想,这彷佛是个寓言——哪怕是以风为命的风机,对于风资源的索取都是有节制的,只有这样,才能持续正常的工作,这就是自然规律。

  而自诩聪明的人类,却因贪婪一再犯错。在新能源快速发展的“三北”地区,有不少地方为抢占所谓先机大力发展新能源,在电网建设滞后电力输出困难的情形下,又不遗余力地引进高耗能产业解决电力的本地消纳问题。——大自然本来赐予了这些地方宝贵的清洁能源,而人们却因不停索取更高利益引进高耗能产业,对自然没有敬畏,对资源没有珍惜,更对未来缺乏规划。

  以甘肃为例,《中国产经新闻》记者从当地电力系统拿到的一份资料显示,甘肃目前有风电场48座共有风机4436台,风电并网容量659万千瓦,仅占甘肃全网总装机的21.9%。也就是说,约4/5的风电无法输出。

  富余电量的本地消纳,便成为这些省份甜蜜的烦恼。

  “为加快风电就地消纳,以实现资源综合利用、减轻电网送出压力,瓜州县委、县政府千方百计从政策上求支持、在招商引资上求突破,通过不懈努力,一批以100万吨高纯硅材料系列、120万吨水泥、1000万平方米石材加工为代表的高载能项目落户瓜州资源综合利用园区,部分项目已经建成投产,预计达产达标后,电能消纳达到35亿度以上。”

  以上这段话是记者在甘肃省瓜州县公众信息网上看到的一篇文章,这篇显示由瓜州县发改局马振旭撰写的题为《新能源项目建设为瓜州县高载能产业快速发展提供了有力保障》的文章发表于11月,文章指出,风电一期工程建成后,按年有效发电时数2139小时计算,可为瓜州县提供清洁的电能81.4亿千瓦时,而瓜州县目前每年消纳电量近3亿千瓦时,仅占总发电量的比重为3.5%。

  “千方百计……通过不懈努力,一批……高载能项目落户瓜州……”即便这篇文章用了“高载能”而非“高耗能”的表述,依然让人感觉怪异。毕竟,一方面,国家正在不遗余力整治高耗能高污染项目,另一方面,风电、光伏发电本是清洁能源,如今却为了消耗这些清洁能源大力引进高耗能项目,而这些高耗能项目又往往伴随着高污染,不得不说这是新能源产业发展中一个令人尴尬的悖论。

  应该说,这篇文章的表述客观反映了许多新能源大省地方政府的心态,这与记者了解到的情况相符。记者的实地采访也印证了上述文章的说法,甘肃瓜州县一位官员告诉《中国产经新闻》记者,为了解决风电的本地消纳问题,该县引进了三新硅业、天富硅业、电解锰、石材加工等一批高载能项目,去年当地风力发电约60亿千瓦时,本地消纳电量只有6亿千瓦时,其中三新硅业一家就消纳电量3亿千瓦时。

  采取这种做法的当然不仅仅是瓜州。在敦煌,一位光伏电站负责人告诉《中国产经新闻》记者,由于敦煌的旅游定位,县城对于高载能企业的设立限制较严,但在距县城较远的地方,这几年也开始在发展工业。而原因,当然与当地光伏发电量过剩密切相关。这位负责人告诉记者,当地光伏电站所发电量只有约一半能够并网输出。

  在内蒙古,去年9月份,部分全国人大代表曾进行专题调研,并发表公开建议:在风电场附近兴建高载能产业项目,同时从政策上,推动风电直接与高载能产业结合。例如,中电投集团依托在蒙东霍林河地区煤、电、铝工业园区,进行微网运行,消纳了当地30%的风电和光伏发电电量。

  对于这种发展思路,国家应对气候变化战略研究和国际合作中心主任李俊峰曾向《中国产经新闻》记者明确表示了反对的态度。他指出,一些地区的工业多年来没有发展起来,最重要的因素就是这些地方不适合发展工业。执意发展工业可能是得不偿失的,必须改变这种发展观念。尤其是通过发展高耗能产业解决风电就地消纳的问题,无疑是增加这些生态环境脆弱地区的工业负荷与环境负荷。

  “全世界都一样,发展工业必须考虑环境承载力以及经济布局,必须尊重客观规律。”李俊峰表示。

  抹黑“清洁”之名

  应该说,伴随新能源产业发展而产生的最显著的污染问题,就是为了消纳富余电量而引进高耗能产业,但实际上,在新能源产业的其他环节,污染同样存在。

  ,生产太阳能硅片、电池片和组件的晶科能源污染新闻曝出,这也许是人们第一次意识到这个产业污染问题的严重性。

  光伏产业存在污染,并且情形不容乐观是毋庸置疑的事实。但另一个事实却是,光伏组件的生产并不一定造成污染,关键看企业是否掌握技术以及愿不愿意投入成本去控制。

  中国资源综合利用协会常瑜曾表示,目前国内还没有企业能够做到100%的四氯化硅和三氯氢硅的循环生产,没有达到“近零排放”的标准。而从国际经验来看,“近零排放”在技术上是不存在瓶颈的。

  环保组织绿色和平气候与能源项目主任李昂则指出,光伏行业的生产之所以存在不令人满意的状况,企业和政府都有着不可推卸的责任。有些企业仍将清洁生产停留在末端治理的阶段,使得治理成本高而效果并不理想;而环保部门在光伏行业发展的过程中缺少监管,配套治污设施不到位,这为光伏行业在发展过程中埋下了隐患。

  除了设备生产环节,在发电用电环节,似乎也并不能与污染完全撇清关系。

  就风力资源而言,其季节波动性明显,而对于太阳能而言,则昼夜波动性明显。因此,风电与光伏发电的不稳定性突出,就必须配备足够的调峰电源,来维持电力系统频率的稳定性。

  据了解,在风电或者光伏发电量较小的地区,原有的火电电源足够调峰。但对于大规模的新能源发电,一般就需要配建新的火电电源了,而火电的最大标签正是“污染”。

  《中国产经新闻》记者在采访中了解到,甘肃瓜州目前的风电装机容量已经达到405万千瓦,而作为调峰电源的新火电项目则正在规划中。

  据了解,瓜州常乐电厂4×100万千瓦火电项目已完成可行性研究、水资源论证、环评、安评等前期工作,已上报国家发改委进行审批,力争年底前取得一期2×100万千瓦项目建设路条。目前,该项目已完成进场道路、跨越铁路桥梁、35千伏输电线路、输水泵房等前期建设工程,完成固定资产投资8500万元。

  事实上,无论是国家层面还是普通的业内人士,都已经关注到了这个问题,于是风电、光伏发电的储能研究提上日程。

  在距北京西北累计参与平滑800小时,10分钟联合发电波动率均小于5%。在风光功率平滑、跟踪调度计划、削峰填谷等方面迅捷有效、作用突出。

  不过,看到如此大规模的电池储能设备,记者不禁担心,如果探索成功,在全国推广化学储能模式,那么,当电池寿命结束时,这些规模巨大的废旧电池又如何处理呢?会不会造成新的污染?

  对于这个问题,记者询问了三名工作人员,但均未给出答案。或许,这是个尚未充分考虑的问题。

  众所周知,电池污染是当今一个大问题。资料显示,一节一号电池在地里腐烂,它的有毒物质能使一平方米的土地失去使用价值;扔一粒纽扣电池进水里,它其中所含的有毒物质会造成60万升水体的污染,相当于一个人一生的用水量。

  如今,有些国家已经有相对较高的电池回收率和相对成熟的回收处理技术。但在中国,电池的回收率较低,而旧电池的处理成本依然较高,电池回收与处理还远远没有形成成熟的系统。如果这个问题不解决,那么运用电池储能解决风电与光伏发电的调峰问题,则可能造成新的污染。——那又是一个庞大的课题。

  编后语:

  前天哈尔滨的一条新闻是,两辆公交车因雾太大迷路,八小时跑完一圈;同一天,北京的新闻则是正式发布《北京市空气重污染应急预案 (试行)》,当红色预警时,将实施汽车单双号限行以及停产、停工、停放、停烧、停车、停课等措施。

  中国真的太需要清洁的新能源了,我们也真的等不起这个产业再绕弯路了。因此,我们才如此关注新能源产业发展中出现的问题:过度的支持政策导致的产能结构性过剩;电、网矛盾下高耗能产业不合时宜的发展;以及隐藏在“清洁”背后的各种不易觉察的污染。

  我们希望这组报道能引起社会的关注,当然,更希望引起相关部门的关注,纠偏,然后助力这个产业快速发展。(记者 李会)

浙江温岭:羁绊新能源还是老问题

  说起新能源的普及,金康明的表情是喜忧参半。

  让这位温岭市工业经济局能源科科长感到高兴的是,几年试验之后,坞根镇的成功,已经让当地的其他乡镇也加快了推广普及新能源的步伐:新河镇、城南镇的沼气系统已经引进了;海上风力发电工程已经在箬横镇规划了;全温岭的不少乡镇,路灯已经逐步更换成“风光互补”型……

  而让金康明和江维中担心的,依然是那些老问题,一个是钱,一个是烦。

  钱,是指前期投入太大;而烦,则是指新能源设备,伺候起来麻烦多。

  坞根镇的几条主干道上,已经用了100盏左右的风光互补路灯。这种路灯的供电完全依靠风能和电能,是对两种新能源的综合利用。

  不过,这种“新路灯”的造价,在每盏1万元上下,普通路灯却只要才能‘省’回来。”江维中算了这样一笔账。

  而且,这些“新式武器”,小毛病还能自己想办法弄弄,要是出了大问题,就只能请生产厂家来解决,可风光互补路灯的供应商在江苏,来一趟又是个麻烦事。

  就在前段时间,一次车祸撞掉了一盏路灯,最后是坞根镇这边答应给修理人员报销路费,才请来了工人。

  金康明说,这些新科技在应用上缺乏后续保障,让使用者觉得不太方便,这肯定是新能源推广的一个重要阻碍。

  不过,按照江维中的理解,既然坞根镇是试点,是示范,就是给更大规模的推广做试验,只有问题暴露得越多越充分,这个试点和示范才有意义,“再多的问题,也总有克服的办法”。



<文章来源地址:"http://www.cndianji.cn/article-item-37305.html">
采购电机,就上电机设备网(http://www.cndianji.cn)电机设备网是国内电机行业综合商贸平台,汇集海量电机企业,覆盖面广,提供多种类型电机,另外还提供电机产品报价、行业媒体资讯等服务;众多电机产品商机、电机招标信息、电机新闻资讯尽在电机设备网。

相关新闻